游戏学术:国产单机中的新神话主义磷光

也许在埋头游戏的玩家们听来,“新神话主义”这个名词还带着一点陌生,但若提及其在游戏之中的代表作,如《天地劫》系列、《仙剑奇侠传》系列、《轩辕剑》系列等等,则多半都会觉得熟稔而怀念。 也许在埋头游戏的玩家们听来,“新神话主义”这个名词还带着一点陌生,但若提及其在游戏之中的代表作,如《天地劫》系列、《仙剑奇侠传》系列、《轩辕剑》系列等等,则多半都会觉得熟稔而怀念。“新神话主义”概念的前身,是“重述神话”项目。该项目在2005年由英国坎农格特出版社著名出版人杰米·拜恩发起,他委托世界各国的知名作家对神话进行改写,并将由此创作出的小说作品结集出版,这一全球首个跨国出版项目,别称重述神话系列图书。其中,中国卷共有四篇:苏童改写孟姜女哭长城的《碧奴》、叶兆言改写后羿与嫦娥神话的《后羿》、李锐与蒋韵夫妇改写《白蛇传》的《人间》、阿来改写民族传说的《格萨尔王》。令人遗憾的是,中国卷作品重述的多半并不切题,对神话定义的混淆和纯然先锋的理念使得作家们在重述神话这一点上,被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着手缔造此类作品的游戏制作方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其实早于这一出版项目十余年,国产单机游戏就开始对神话进行重述,其游戏作品数量之多、剧情质量之高、呈现方式之繁、原型覆盖之广,完全对得起“惊艳”二字的评价,先河开后更是蔚然成风。回忆起那个年代,幽暗神罗睺手中塑出翩姿悄静的红眸剑侍冰璃,何然带着他的小伙伴们走遍大禹水道、踏着建木靠近广寒,为天下苍生献出性命的女娲后人有一副青鳞红发的形貌,风后与凤曦转世为姬轩姬霜重走宿命之路……这是很多玩家的童年或少年,这是很多人第一次离神话的世界那么近,近得唾手可得,仿佛自己并非面对着不大清晰的屏幕,而是置身于另一个广阔瑰丽的世界。这个世界里有迷乱的刀光剑影、冰火陆离,故事里的青年背负着救世的使命,在似漫长却又短暂的旅途中鲜衣怒马、快意恩仇。在这种杯中有酒、天心有月的日子,许多神祇影影绰绰地倒映其中,他们谈笑之间就把某些奇妙的种子播撒进我们的心田。这些种子生根发芽、抽出枝叶,随着岁月生生发发生生发发,不知不觉便郁郁葱葱,长成一代又一代玩家和从此以后所有国产单机游戏都再也无法割舍的神话情怀。游戏世界对神话的重述,首先立足于无数碎片化的神话元素。许多学者认为神话是游戏之中“解释宇宙、人类(包括神祇和特定族群)和文化的最初起源以及现时世间秩序的最初奠定”,游戏对神话的碎片化运用让玩家在没有故事的娱乐间隙里也不至于出戏,每一个微小之处都能感受到浓郁的上古风情。以《古剑奇谭二·永夜初晗凝碧天》为例,游戏内文字剧情涉及的对《山海经》中神话的借鉴就多达八处:如白雪覆润、冰挂悬垂的太华山,山麓白岚迷乱而云雾缥缈,山巅终年苦寒却清灵澄澈,正是对“(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鸟兽莫居”(《山海经·西山经》)这一记载的复原;二狗子温留的酷炫造型也并非空穴来风,而是脱胎于神话中的瑞兽,“(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两千岁。”(《山海经·海外西经》)它的重要道具甘木“即不死树,食之不老。”(《山海经》郭璞注)此外,游戏场景奴奴的家——从极之渊、仙人司幽、鱼妇桢姬等等,也都能从先民的记载里寻见端倪。而在主线剧情之外,《古剑奇谭二》内对于神话的设定借鉴可说是无处不在。玩家在进入游戏以后面对的无数迷宫内的怪物,都可见于神话传说之中:如毕方(见于《山海经》、《淮南子》等)、雍和(见于《山海经·中山经》)、当康(见于《山海经·东次山经》)、离朱(见于《山海经·海外南经》)、瞿如(见于《山海经·南山经》)、九尾狐(见于《山海经·南山经》)、鹿蜀(见于《山海经·南山经》)等。神话中的奇珍异兽以3D形象展现在我们眼前,更凸显了神话的玄奇与奥妙。当然,《古剑奇谭二》对神话的重述绝不仅限于此。游戏中夏夷则的言灵偈无时无刻不牵动着人心,这在无形之中对神话中古老宿命观进行了讨论,即使是在诅咒中挣扎,是谁也无法定论,人也不再是宿命绝对控制下的玩偶了;而真实谢衣与偃甲谢衣之辨,不仅在玩家心上插了一刀一刀又一刀,更隐含着万物有灵论的本原,某种程度上来看,更可以说是一种对皮格马利翁故事的高明改写;谢衣那句经典的台词,“……生命……至为灿烂、至为珍贵……而又永不重来……”推翻了我们熟知的神话中的轮回,他虽然于乐无异的梦里、于通天之器中再现,但他的生命与灵魂,都已经在这片天地下无处可寻。由此我们不难发现,“重述神话”并不是对传说的单纯再现,而是呼唤远古神话和现代语境的互相融合,在当今时代赋予神话以新的意义。“新神话主义”正是在这样的呼唤里诞生的,它是二十世纪以来最经久不衰的流变,它跳出了文学的圈子,以自己独特的魅力风靡全球。“新神话主义是20世纪末期形成的文化潮流,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世纪之交西方文化思想的一种价值动向。它既是现代性的文化工业与文化消费的产物,又在价值观上体现出反叛西方资本主义和现代性生活,要求回归和复兴神话、巫术、魔幻、童话等原始主义的幻想世界的诉求。其作品的形式多样,包括小说、科幻类的文学作品,以及动漫、影视、电子游戏等。”首先提出“新神话主义”这一概念的叶舒宪多次在演讲或著作中格外强调,新神话主义的兴起和风行是以第九艺术电子游戏为标志的。而重述神话类型的国产单机游戏,全然无愧于此种说法,在中国,它们是新神话主义作品最优秀的标杆之一。很多在童年或少年时进入过这个世界的玩家已经长大了,要开始面对生活的压力,要开始割舍“经国之大业”的抱负而去考虑“稻粱谋”,要开始穿行于钢筋水泥的世界,但所有玩家的心中都好好地把这个世界保存着。新神话主义之所以能够席卷世界,是因为渴望复归幻想世界的人太多太多。要相信神话,要相信陪伴你长大的那些游戏。要相信在这个散发着新神话主义磷光的世界里,羲和笑驾长车,青鸟迎风举翼,而你白衣飘飘,飞剑上带着最心爱的少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